艾莉希亚

懒人一枚,欢迎勾搭╮(╯▽╰)╭

通告

这几周不是我不想更新!(๑• . •๑)

期中考试我们学校小四门和主科是分开来考的,而且家长会还在周日,就是这个周日。

所以就很抱歉的,没有时间写。

如果明天下午能准时回来的话,是会多跟的!


往后余生.21

  “得了吧,你每次说让我皮的时候,哪次没拦着我。”荼靡撅了撅嘴,十分不赞成陈清轩的说法,有些气愤的转过身去不理他。

  两边的人平和而又友好地各占一边,可是自称正义的那一方却觉得有些慌乱,慌乱到马脚都不知道对驴头还是对驴嘴了,江澄一边指挥着人搭建营地和建筑防御措施,一边瞪着蓝忘机的所作所为。

  你说你没有打招呼来就算了,你来了你还不帮忙你过不过分?!

  甚至就在那里与敌方互相瞪??

  “在下蓝忘机。”蓝忘机微微向荼蘼行了个礼。

  他不是很认得面前这两号人站在这儿大部分的人应该都对这两人十分面生。

  荼靡无所谓的摆摆手,转过身去给陈清轩使了个眼色。

  “当初,那孩子刚进来那会儿,也提到你了。”荼靡转过头来轻声对蓝忘机道,“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呵呵。”

  魏无羡是个很温柔的人,温柔的能与她这种人共享十八层地狱。

  他属于第七层,而魏无羡属于第十一层。

  荼靡默默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安黑这个第九层的为什么能串楼串到第十一层去找魏无羡皮,不然她现在应该还玩着那幅麻将。

  蓝忘机皱了皱眉,正欲上前问出真相,却被江澄一把抓住。

  “姑娘还是先行歇息吧,毕竟已经累了一天了。”江澄冷言冷语,盯着对面的荼靡,极其冰冷。

  “歇歇就歇歇,清轩,我们走。”荼靡拉的陈清轩来到另一旁坐下。

  蓝忘机对江澄道:“为什么?”

  江澄道:“你就相信这个事情跟魏无羡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有这样才能把他引出来。”

  蓝忘机捏了捏手掌心不做声,泛黄的树叶正好飘落在他额角,他听见了那朝思暮想的声它呼唤着。。

  “啊荼蘼等我这么久的嘛?”

  魏无羡惊讶道,脸上却是笑嘻嘻的双手及不安分的从兜里拿出一块玉米饼,在荼蘼的怨恨的目光下,彷无其人的吃了起来。

  “魏无羡!”

  魏无羡一愣神,见江澄往前迈了一步,瞬间抢过他嘴上咬着的玉米饼。

  魏无羡一皱眉咽下嘴里残存的饼:“嘿,我的饼!”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吃呢?!”

  江澄拽着魏无羡的衣领晃了几下,恨铁不成钢的瞪着魏无羡。

  “那个女人都不知来历,你就和她这么亲近?!”

  蓝忘机难得的抛弃矜持点了点头。

  魏无羡将双手缓慢的一致面前做出一副投降样,皱起眉头好笑道:“当然知道啊,我跟她一起回去啊。”

  “江澄,保重。”

  江澄愣了一下,面容微微带着怒色地盯着魏无羡。“保重,保什么重!真以为我江家保不住你?”

  “不是………”

  目光示意一旁的不夜天,赶紧将江澄打发走,顺便拦住那个蠢蠢欲动的蓝忘机。

  荼靡在一旁嘲讽的看着魏无羡,陈清轩则是很体贴地帮她理着头发,毕竟荼蘼一行人离着众人还有一段距离,便也没人来管。

  荼靡抬眸望了眼天空,那太阳已经缓缓西沉。“魏无羡,快点。”

  声音之散漫让竭尽全力阻止蓝忘机和江澄的不夜天浑身一抖。

  ——好欠揍啊。

  “催什么催,你自己还不是吃着我的饼?!”魏无羡欲哭无泪的望着荼蘼一口没一口的咬着,嘟嘴也没再管。

  “魏婴。”

  听到声音的魏无羡转头一看,薄唇微启道。“哎呦,这不是蓝湛吗?伤养好了?”

  后面仙门百家总算是耳朵好了点,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急忙赶来。

  看到魏无羡和不夜天一人牵制住的蓝湛,一人则牵制住的江澄,便也不分真假,不问由原冲上去。

  “这魏无羡不是什么好货!含光君请离他远点!”

  “含光君伤还没好吧。”

  “ 江家主,离背信弃义的贼子远一点!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我这个距离能不能保你!”

  魏无羡捧腹大笑,双眼含着点呛到的泪光,“哈哈哈哈哈………”

  “好一个仙门百家,好一个正道人士啊!”

  魏无羡将荼靡扯到自己跟前,“你们认得她吗?”

  “他都可以当你们太爷爷了,你们连她是谁都不知道,也好意思打着正道的名牌?不要光穿鞋子不做事啊。”

  荼靡盯着掉在地上的饼,叹了口气,示意陈清轩去打开通道。

  不夜天成功将江澄打晕,并且扔给后面那群不知死活的人之后,迅速退回。

  蓝湛刚想往前,就被魏无羡打回原地。

  “魏婴,此行不可!”

  蓝湛面色充满怒容,而对面的魏无羡并没有把他的脸色放在眼里,反倒一脸风轻云淡。

  “此行不可,此行不可。”

  荼靡笑的嘲讽道。“此行不可,行何道啊?”

  我们是人,我们经历过比你们更惨的过去,我们也失去过亲人,我们也丢失过朋友,我们也曾刀口舔血,我们也曾………天真无邪。

  美丽的日子终将逝去。

  荼靡又开口,“回到过去,以前的悔改…

  ——只是为别人伤害我们徒增一个理由罢了。”

  荼靡嘲讽一笑:“我属于第七层地狱,婉心之苦罢了,魏无羡十一层抽其筋骨,断其体肤,也没叫苦,你们一群是死老婆了,还是死婆娘?摸着良心问问,

  ——我们这地狱是因为谁下的。”

  蓝湛权他自己没有任何资格去回答,他摸清自己对魏无羡这份感情也只是在不久前,他可以说是只是看过魏无羡几个人生片段而已。

  他只算魏无羡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回忆是时光的最佳滤镜,一切都发生在从未发生之前。

  “含光君不要与他废话了,动手杀了他们!这几人自称是从地狱来的,肯定不是什么正土!”

  下一秒陈清轩就瞬移到那人面前。从他脑门中捅了一个血窟窿。

  ——“我们,长大了。”

  魏无羡看着不夜天一言未发,率先走进了通道,微笑着招呼着荼靡和陈清轩,众人也因为刚才的突然出手而怂在原地。

  蓝湛释怀了。

  他和魏婴的缘分,就到此了吧。

  却未想到魏无羡在进之前转头:“蓝二哥哥!”

  “蓝二哥哥!”

  苏甜的嗓音环绕在蓝湛脑海中。

  他早该清楚下一句什么的,微风轻轻拂起两人的秀发,后面持着武器,张牙舞爪的仙门百家已然成了背景。

  “蓝湛,往后余生,再也不见。”

  我无法挽留你,眼睁睁看着你走去。

  ——“再也…不见。”

  


小短篇—(๑• . •๑)—18层地狱

(๑• . •๑)本文轻微虐,开头结尾有暗示,如果一切都OK的话。

         I I

         \/

  “我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不应该忘记的……毕竟阴虎符无一好处。”

  魏无羡拨过树枝往里走,天上时不时劈来闪电,将血红色的天空显露无疑。

  魏无羡缓缓走进了莲花坞的大门,走过那开满了莲花的池塘,面无表情地走进大厅。

  魏无羡目不斜视地走过他们身旁。

  “我师姐和师弟已经在喝汤了。”

  “阿羡还没回来吗?”

  “不知道啊,也许要买酒喝去了吧。”

  魏无羡走进内院。

  他久久凝视着躺在床上江澄,看了口气又转身离去。

  “江澄已经睡着了。”

  “不过睡没睡着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

  魏无羡又推开门,看着虞紫鸢将那支簪子放在桌上。

  “我看到了。”

  “虞夫人还是爱着江叔叔的。”

  四周火焰四起,将魏无羡包裹其中。

  “我不应该忘记的。”

  魏无羡看着前面突然冒出来的猩红阶梯。

  犹豫了一下,缓缓地踏了上去。

  身边空气突然扭曲冒出来许多人的脸庞。

  “夷陵老祖杀了他所有的亲人,罪不可恕!!”

  “他还害得江澄无处可去!”

  “甚至还造出了什么邪术,罪该万死!”

  魏无羡一阶一阶地走着,双耳听着那些辱骂,眼中不断划过莲花坞百具尸体堆积成山的场景。

  “我不应该忘记的,我忘记了什么呢。”

  魏无羡自言自语着。

  “我应该是把阴虎符毁掉了的。”

  耳边不断划过的是更加变本加厉的辱骂,加杂着来自黑白无常的不断审判。

  周身火焰越演越烈,他们顺着魏无羡的指尖蔓延至肩膀,蔓延至脸庞。

  身边不断闪过曾经莲花坞百余名师弟,师姐师妹的脸庞和嬉笑声。

  他经过的地方,那些脸庞化作利刀,一刀一刀的刺进他的身体中。

  血液顺着伤口顺流而下,魏无羡没有知觉般继续走着。

  江厌离挡在他前面,剑穿过她的喉咙,血溅了魏无羡一脸,魏无羡双手,想要接住那摇摇欲坠的江厌离。

  “阿羡,你跑………跑得好快呀,我都来……不及看…看你几眼…”

  却在踉跄着往前跑出两步之时化为虚影。

  蓝忘机抓着他的手,一遍又一遍的给他输送灵力。

  “魏婴,你感觉怎么样?”

  江澄对他吼着。“你若执意是要这样,我便不能护住你!”

  虞紫鸢头发迎风飞着,对着魏无羡:“给我听好了,这辈子你要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

  那只在血泊中躺着的簪子十分醒目。

  大雨清醒着他的脸庞,他听见江澄在对自己喊道。“你为什么要叫蓝忘机让他们去死不行吗?!我要我的爹娘!我要我的爹娘啊!!!”

  “都给我滚………”

  “滚呐………走啊………”

  魏无羡胡乱在脸上抹了两把,摸到的却是两行鲜红的血泪。

  “蓝湛……”

  “师姐……”

  就在魏无羡跪倒在地上的一瞬间,他跟前浮现出了一道布满鲜红烈焰的门。

  “我想起来了,我确实………害了所有人……”

  那火焰直接吞噬了魏无羡全身。

  

  ——“我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往后余生.20

 荼靡则是看见了众人一副惊恐的面庞,她疑惑地拿中指点了点下唇,“清轩清轩他们在这里干什么呀?”

  陈清轩:“他们是应该想杀我们。”

  众人看着这一男一女的互动也不觉得尴,各自拿出了武器,准备应战。

  “魔头!现在还想回来报复人世间吗?!”

  “我们灭一次,就能再灭一次!!”

  “滚回去!”

  众人谩骂的语气在上空盘绕着,一字不漏的钻进刚刚赶来的江澄耳中。

  “闭嘴!”江澄怒吼一声,他在人群中威信还是比较高的,被他这么后有一部分人安静下来了。“没搞清楚情况就是一边喊打喊杀你们的长辈就是这么教你们的?!”

  荼靡站在那里,眉角带笑,手上若隐若现的丝线,倒像让人觉得其实她是在看一场跳梁小丑的即兴表演。

  陈清轩同样的盯着他们,“杀了他们吧?”

  荼蘼看着陈清轩不断变化的手势。

  “等魏无羡他们来了,就可以回去啦。”

  他倒是挺希望小黑能给他带点好玩儿的,荼靡则希望阿婴给他带点……好吃的!

  “江家现在家大业大,谁敢惹他呀。”

  “切,仗着这点本事欺负人。”

  陈清轩比了比手势将一根手指穿过另一个手指围着的圈。

  ——“困兽之道,自相强杀。”

  “是时候了,不夜天,走了走了!”魏无羡催促着不夜天赶紧拎起包袱,颇有几分像是去春游的孩子。

  “茉莉花都掉光了。”

  “是啊。”

  “你也累了……对吧?”

  “……是啊。”

  不夜天轻笑一声,将那剩余最后一朵茉莉花亲手摘下,缓缓放进包袱里,“走吧,过会儿还得演一出好戏呢。”

  两人就这样沿着山间小路缓步前行,路上则是有许多小动物,不过兔子居多。

  “……………”魏无羡一头黑线地看向不夜天,“怎么走到兔子窝里了……”

  “也许是别人说的幻境吧。”不夜天蹲下去,拎起一只兔子。“这是蓝家。”

  随后睨魏无羡一眼。

  “你没放下他?”

  魏无羡无所谓,“嗯。”

  “那你还想回去?”

  “废话,那是以前,现在………”

  ——“我恨他,也累了。”

  “不是所有人都经得起被背叛,就比如……我。”

  “你了解我的,不夜天。”

  “我现在累了,累的想去死。”

  两人相视而立,魏无羡启唇一笑。“走吧。”

  风吹起身后幻境化成了粉末,不夜天也笑,魏无羡也笑。

  “走吧。”

  ——“回家。”

  蓝忘机听见了东北有乱动立马赶来,他看到的却是对面一男一女惬意的在聊天。

  “如何?”

  他看向江澄,希望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既然说是乱动你们咋还聊上天了嘞?

  “他们一直没有举动。”

  江澄讽刺一笑。“蓝公子还是多注意些胸口的伤,免得到时候裂开了还不知道。”

  蓝忘机微微行礼。“多谢江家主关心。”

  荼蘼看着蓝忘机那边人越来越多,无聊地勾了勾唇角。

  “清轩,他们那边好热闹!”

  陈清轩摁了摁那个一直想去皮的姑娘的额头。“阿黑他们快到了。”

  “过会儿让你皮。”


江澄生日快乐!

没什么内容,就祝他生日快乐吧
[云梦双杰一起走]
[谁先脱单谁是狗]
[为了蓝湛狗就狗]
[谁要跟你手牵手]
[莲花坞里排骨汤]
[暖如湖中点偶豁]
[小少年玉面紫袍]
[生日快乐啊江澄]

[生日快乐啊,舅舅]

在这天对你说.2

  “虞夫人………”魏无羡眼神空洞的看着远方,丝毫没有注意到蹒跚而来的走尸,直到那些走失已经攀上了魏无羡的后背,发出一些令人胆寒的丝鸣声,魏无羡才猛的反应过来,“我的妈!”

  江澄在一旁看着,边看着还边吐槽魏无羡究竟有多么的不谨慎不小心,还一边盯着那个腿上流着细细血渍伤口,嘴里嘟囔着:“疼不疼啊……”

  魏无羡用手掌将走尸推开一边喘气一边往前跑着,那走尸发现身边突然没有了活人和鲜血的气息,也就放弃了寻找。

  江澄随着魏无羡一起跑着。与其说跑,倒不如说是跟在魏无羡后面,毕竟,魏无羡的速度也就能勉强碰一碰那低阶走尸的错觉。

  “呼啊………呼啊……”魏无羡想像往常一样半蹲扶着自己的膝盖。休息一下,却未想到刚碰到自己的膝盖就反射性弹开。

  见他如此举措,迅速看向魏无羡的膝盖。

  好东西,竟然是一大块尸毒!

  魏无羡直接瘫倒在地上,朝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两行晶莹剔透的泪珠从两旁落下,魏无羡却没有停息的意思,依旧在狂笑。

  江澄在一旁看着,上唇紧紧咬着下唇,他不知道原来魏无羡受了这么多苦,当时魏无羡对他的解释只有几个字——捡来的功法。

  “魏无羡,你这个废物!你就现在是想死在这儿了吗!”

  江澄站着,魏无羡躺着。

  江澄是能听见魏无羡心里的角什么的。

  “我要死了吧………”

  江澄讽刺一笑。“是啊,你要死了。”

  “我还没有帮虞夫人和江叔报仇…呐…”

  “你不会死在这儿的………不会的。”

  “我还有个师妹呢。”

  “我还有个小古板。”

  想到此处,魏无羡嘴角扯起一抹笑容,如同春日,冰雪消融般。

  “反正前后都是一死。”

  魏无羡将手遮住了垂直而下的阳光,投射下来的黑影映在他脸上。

  江澄听见魏无羡心里在想:“这太阳好烦………哈哈哈……我连着太阳都不如…”

  ——“去死一下试试吧。”

  江澄愣了一下,紧紧盯着魏无羡的双明亮的眼眸。

  那已经不是一双粲然的双眸了,充满死寂,绝望和死亡。

  “师兄啊………你这人好讨厌…原来……扛了这么多事情了。”

  江澄能感觉到魏无羡心中的崩溃和绝望。

  他摸着自己丹田那颗金丹所处的位置,感受着那属于他亲人的温度。

  江澄现在终于知道当初自己骂魏无羡英雄病的时候,魏无羡心中什么感想了。

  江澄现在自己当上了宗主,什么事情都要为利益和别人考虑,和当初的魏无羡一样,他必须顾全大局,但与众不同的那一件是魏无羡当时才十七八岁。

  十七八岁被逼成熟了。

  每个人都会累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些怨气像手掌一样拽着魏无羡,想把癫狂的笑着的他拉入深渊。

  江澄习惯性的张开双臂,“魏无羡!!”]

  “感觉如何?”

  江澄猛然惊醒,身上已经全是冷汗。

  “我怎么回来了!”江澄猛地转头抓住那女子的肩膀使劲摇晃。“是不是你搞的鬼?!”

  后面的小辈看着江澄的那幅可怖的模样,整齐地后退了几步。

  那女子无所谓的舔的尖指甲上的鲜血,眼神慵懒的示意江澄看他自己手上。

  “你不是自己把心脏捏碎了?怎么还反过来问我怎么回事呢?”

  那女子另一只手在白屏上迅速地滑动着,一边用慵懒的眼神睨向江澄,“你们江家现在是留你在这儿还是回去?”

  “任务已经完成了。”

  江澄转头,“我灵力恢复的真相……”

  女子不知何时手上多出一支烟管用敲烟灰的声音阻断了他的对话,双脚透白的在地面上形成明显的对比。

  “你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

  江澄皱了皱眉吩咐了身旁最近的一个江家人一些事情。

  “我留下。”

  那女子吐出几个连在一起的烟圈,“还算长脑子,猜到了事情的继续。”

  “第一个请来不离开的人,可是有机会看到他的一生呢。”

  就是不知道被你们看完之后,他还能不能拼起来了。

  女子斜眼看上地上已经蔓延的心脏碎屑,在一众人惊讶的眼光里,江江家除江澄外的人送回。

  “嘘………”女子给江澄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下一个来的是蓝忘机呐,“他拿的东西,可是魏无羡的左手呐。”

  


在那一天对你说.1

  “这什么地方!”
  “等会儿,你先从我身上起来!!”
   江澄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人不可见的皱眉毛,习惯性的扭手上的戒指,环顾四周。
  一片漆黑的环境到是有几张若隐若现的板凳搭载那边,一双肤若凝脂的双腿就在那板凳上来回晃着,在红木制作而成的椅子上显得格外突出。
  那椅子上的人深吸一口气,原本晃动的有幅度的脚停了下来,对众人道:“江家人到齐了。”
  随后她又呼出一口气,慢悠悠的起身,对着自己背后的黑暗道:“然后呢。”
  江澄先是疑惑这女子声音柔魅,又听着身后小辈们的胡乱猜测,心中恼火,手指尖开始露出一部分紫电,却又被压制下去。
  小辈们叽叽喳喳的丝毫没有消停的迹象,却在看见江澄那已经开始揉练的手指停下了,毕竟自从江澄当上了家主之后,江家比以往严厉许多,像这样无缘无故猜测事实和取笑他人是会受到严罚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小辈不怕死的嘀咕了一声:“该不会是那魏无羡搞的鬼吧?”
  那女子顿了顿,光线由它背后蔓延至她手中,江澄往后退了几步,面露恐测。
  “看见了?”
  那女子嘲讽地将那手里托着的东西往江澄手中一扔,江澄双手接是不好不接也是不好,担任的捧着那鲜红的东西发呆。
  对那女子道:“这是什么。”
  那女子叹了口气,甩了甩从指尖上缓缓流下来的鲜血,纤纤玉指插进已经可以看见的大腿中,竟硬生生抠下一块肉来,一些小辈见不得这样血腥的东西,直接晕了过去。
  那女子露出全貌,是个清秀的姑娘,樱桃小嘴,眼睛也十分的明亮,你看就不会把他与手上的血腥联想在一起。
  “我为悲哀。”女子另一只手迅速的滑过一个虚拟的屏幕,在上面不断点什么,看的江澄有些发愣。
  那女子明亮的大眼睛扑扇着看着江澄。“你手上的……是魏无羡的心脏。”
  江澄垂下眸,看着那颗在他手中还有温度,并且在不断跳动,散发着生命气息的心脏。“魏无羡的么……”
  在这一瞬间,整个世界几乎是落针可闻。
  在身后的小辈早就听闻过关于老祖魏无羡的说法,但也从未想过这样鲜红的心脏能出现在他们面前,虽然修仙者将心脏活生生朴出奇怪的事件并不罕见。
  在夷陵老祖诞生的那个年代,早就是青红不分了。
  那女子若无其事地将自己从大腿上细细的空下来的一块肉,仔细搓折,继续目不传神地对江澄道:“我们也在调查为什么生前臭名昭著,生后却不能打入18层地狱的问题。此次就是想让你们了解一下,把你们带记忆里去,找到为什么魏无羡没有恨的原因。”
  江澄揉了揉眉毛,自从当上宗主后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况且又因为魏无羡,虽说脱离江家,但还是与他有些瓜葛,也难免仙门百家有些人自私心作祟拿些陈年往事出来成提。
  “我该怎么做。”
  那女子呵呵一笑,将手里一颗圆形肉块塞给他,对他道:“我会让你去看到你想看的,你也必须说出你想说的。”
  “师兄,这女子我看来不可信!!哪有穿越时空这样好的事情!”一名弟子见江澄已经快答应了女子连忙叫喊起来,女子笑嘻嘻地浮现在那名弟子身后,手指捂住那名弟子的嘴和眼睛将他拽入黑暗。
  “小弟弟,话可不能乱说啊。”
  江澄对他喊道。“你把他怎么了!”
  那女子无所谓道。“反正只需要你一人进入,其他人踢出去也无妨。”
  沉默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
  [“你想知道些什么?”女子拉了拉身上已经有些往下垂的衣裳,抬眸盯着江澄。“你能知道些什么?“
  “我要知道当年………他入魔和我灵力恢复的真相。”
  女子咯咯一笑,对他道。“如今所言。”
  “对啦,如果心里承受不了的话,记得捏碎你手中那颗心脏,这样你就可以回来了。”]
  [江澄看着前面是满是尸体的乱葬岗,从胃部传来一阵反胃感,被自己用双手捂住嘴部才忍着那股不适感,不让他吐出。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魏无羡。
  江澄告诉自己并且在尸山上一步又一步向前,走了许久,依旧没发现自己记忆深处。有着璀璨笑容的那个人的主人在哪儿。回想一下传送过来的地方,也许就是魏无羡所在的地方。
  江澄自己抱怨自己一句你怎么这么蠢,迅速奔回起点。
  起点是一棵树。
  那是一棵有着婆娑的姿态,却挺直着腰板的参天大树,但周围没有任何人影,甚至没有任何生命存活过的迹象。
  江澄在树下狠狠锤了两成,虽然他碰不到那树。
  眼神愤怒的看着从眼角飘落的两片树叶,突然想起自己的手,碰见着的物体都是穿过去的。
  抬头望去,看到的却是浑身伤痕漫着血色魏无羡在树干上熟睡,甚至还有几个树枝横穿了他的手臂和小腿,几道鲜艳而且崭新的血痕划在丹田和手臂处,还在往外渗着血。
  可魏无羡却像一幅丝毫不知情的模样,还在叮咛大醉,醉梦生死。
  江澄嘴角抽了抽,习惯性的一拳打在魏无羡左胸上。
  “睡睡睡就知道睡睡死你得了!”江澄说话时顿了顿,看向脸色毫无血色的魏无羡,“你知不知道睡在这种地方真的会死……英雄成习惯了,连命都不要了是吧!?”
  魏无羡丝毫没有察觉,可江澄却在触碰到魏无羡的一瞬间被吸入梦境。
  江澄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的莲花邬,看着站在一旁同样惊喜的看着五口人欢乐打闹的场景,他看见魏无羡了。
  魏无羡也同样站在一个角落里,站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
  江澄看着那不敢融入们们几个中的魏无羡,情不自禁对根本听不见他的话的魏无羡道:“魏无羡,去啊………为什么不敢往前迈呢……”
  “虞夫人……江叔叔…………”梦境里,魏无羡伸出手朝那岁月静好的两人伸去。
  手伸到一半却又颓废的放下,喃喃自语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江澄站在一旁冷眼看这个魏无羡不断地像那两个虚影道歉,上齿紧紧咬着下唇,拳头也紧紧握着,目光深邃的望向那两个还在玩耍嬉戏的少年。
  “……………”魏无羡悠悠转醒,仿佛是没有知觉一般,抽掉了自己身上的几根树枝,那伤口虽说大的惊人,但是却没有任何血迹流出。
  那看着就很渗人的血窟,江澄倒是明白得很,血流干了,自然就不会再流出来了。
  魏无羡脸色苍白的从树枝上想踩着下来,却不慎脚下一滑,直接摔到了一颗凸起的石头上。
  “斯………”魏无羡轻轻呻吟一声,扶着树干缓缓爬起来,目光看向远方。“虞夫人………”
  江澄啧了一声,对他喊:“魏无羡!你这英雄病可是一点都没改!”
  ——“都什么时候了还只想着别人!!”]
  

问一下

如果同时挖三个坑不填会不会被揍啊。。。想挖坑

生日快乐!羡羡!
[不过你的生日贺文我是真的码不完。。。]
十月31可真是个吉利的数字呢!
[那天正好我也有大事]
= ̄ω ̄=这次再写刀子我就捅死自己(๑•ั็ω•็ั๑)
不过。嗯。。。这周肯定写不完了。。
放个已经好的字数赶紧跑去上学啦
[周一到周五不会跟文的住宿了解一下(´இ皿இ`)]

全世界背着我买了金皮系列(´இ皿இ`)